股人网

 找回密码
 新用户注册
查看: 453|回复: 0

稻盛和夫:比能力重要的,是一个人的底层操作系统(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8-31 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和人之间最大的差别在哪?

是能力吗?

不。是底层操作系统不一样。

一个人的底层操作系统在一段时间里,众说纷纭,各有说辞。

我们今天要谈两个问题:

底层操作系统如何决定你的人生轨迹?

你该如何升级底层操作系统?

本文结合笔者观点,对人生的底层操作系统做了详细的解读,以下请enjoy:



一、什么是底层操作系统?

所谓底层操作系统,有很多种说法,著名产品经理人梁宁说过,一个人的底层操作系统是情绪,主要包括愉悦、痛苦、恐惧。

对于这一点,还有人说,所谓底层操系统,就是那些驱动你的核心动力。

对于这一点,笔者更倾向于后者的说法,因为情绪只是一种表现,是什么让你产生了情绪,这些东西才是底层系统。

而真正驱动这些情绪背后的东西,才是事物的本质,所以,所谓底层操作系统,就是一个人的人生哲学,引用稻盛先生的话说,就是思维方式、人格、人生观等等。

关于人生哲学,稻盛先生是这么解读的:(以下为原文 )

我的哲学的根本就在于“作为人,何谓正确?”这一句话。

“要正直”、“不可撒谎”、“不可骗人”、“要信守承诺”、“要关爱他人”,等等,这是孩童时代,父母和老师教给我们的最朴实的道德观。

大家会觉得:“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但实际上,恐怕没有人百分之百地实践了这些道德观吧。不断地用“作为人,何谓正确?”

来扪心自问,拿出勇气,把正确的事情贯彻到底。这一点非常重要。

就是说,在做判断时要不以得失,而以“善恶”来判断事物,把“善心”作为判断、决策的标尺。

所以,稻盛先生的人生底层操作系统就是:心中是否持有成为判断标尺的“善恶的规范”这样的哲学。

通俗来讲,就是一个人的是非观。

二、底层操作系统决定事情的走向

底层操作系统决定你在人生的关键时刻做出怎样的选择,对此稻盛先生认为:(以下为原文)

引导人们走上正确道路的单纯的原理原则,也可称之为哲学。但它不是课堂上高深的学问,而是产生于经验和实践的“活生生的哲学”。

为什么必须确立这种哲学呢?

因为在人生的各种关头,当我们迷惑、烦恼、痛苦、困顿的时候,这些原理原则就成为我们抉择和行动的判断基准。

在我们的人生中,我们要对各种事情做出判断和决断。就业、婚姻、家庭、工作等等,我们被迫不断地做出选择和决断。

可以说人生就是判断的积累,就是决断的连续。

就是说,过去判断累积的结果就是我们现在的人生,今后如何选择,将决定我们今后的人生。因此,有没有一个明确、正确的判断基准,我们人生的结果将完全不同。

没有基准的判断,就像没有灯光而在漆黑的夜里行走,就像没有航海图而在茫茫大海里航行。

哲学这个词如果难懂,也可以换成人生观、伦理观或者理念、道德。这是我们生命的基轴,当我们迷惘时,它能把我们领回事物的原点。

关于这一点,稻盛先生引用了在拯救日航时的案例,做了详细解读:(以下为原文)

行动的规范不是基于得失,而是基于作为人应走的正道。

在受命重建日航、出任会长职务后,我所面临的局面,立刻让我再次体会到了这一判断基准的重要性。

世界上几乎所有的航空公司都在业务上相互联结,形成了被称为“联盟”的协作关系。这样的联盟组织在国际上有三个。

日航加入的是其中规模最小的“寰宇一家”联盟。在经营重建之际,相关人员中出现了很大的呼声,认为日航应该改换门庭,加入规模更大,也就是优势更大的其他联盟。

相关的某个联盟也频频示好,提出优厚的条件。

“我们热烈欢迎日航加入。”他们“频送秋波”,希望我们加入。一时间,“应该转会”的意见在公司内部成为主流。

从最初听说这件事情开始,我就觉得有些不妥。但我首先做的,就是和接连到访的两家联盟的干部分别会面,倾听他们各自的意见。在这个基础上,我对公司内部的相关人员这么说:

“因为我是航空业的门外汉,所以不懂具体的事务。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重要的是以‘作为人,何谓正确’为基准对事情做出判断。联盟中有我们的伙伴航空公司,也有接受我们服务的客户。所以,不单是考虑对我们来说是得还是失,也要把他们的立场和心情考虑进去。在这个基础上,再做出判断。是不是应该这么做呢?”

阐述了这个想法后,我要求大家再次郑重考虑。大家考虑的结果、大家得出的结论,我将会遵从,并对其负责。

据说,此后的几天里,相关人员畅所欲言,进行了充分讨论。不久,有以下意见传来。

确实,如果按照眼前的利害得失来考虑,转会到其他联盟可能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但是,我们长期所在的寰宇联盟就会因此受损,其损失如同飞机失去单侧一翼。

至今一直合作的伙伴们,他们没有任何过失,却要被一脚踢开。追问到底,这是“作为人”的正确行为吗?

此外,一直以来乘坐我们飞机的乘客们,就会因此失去联盟应有的所有优惠。在日航如此艰难的情况下,依然使用我们公司服务的旅客,让他们受损,这对吗?

结果,经过数天,再次开会讨论时,相关人员得出的意见是:“今后仍然留在寰宇联盟中吧。”

我的主张绝非反对转会本身,而仅仅是督促大家,不要仅仅依照“是得还是失”这一经济的原理,而且要在道义上看“是好还是坏”,要按照这一基准,再次思考这个问题。

相关人员虚心地接受了我的这个意见,经过反复讨论和认真思考之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这一决定让美航的领导层喜出望外,信任关系进一步增强,形成了全面协作的关系。

那时候,全世界的航空公司都关注日航的选择。

当日航不以利害得失为基准,而是以“作为人,何谓正确?”为基准,拒绝了达美航空的提案时,不仅国土交通省和企业再生支援机构的人大吃一惊,日航的员工们也觉得非常意外。

因为大家都认为,虽然稻盛先生说得好听,但在刚刚陷入破产窘境的时候,一定会依据利害得失的标准来解决问题的。

但是,稻盛先生做出了不同的决断。这就向全世界表明,稻盛先生的经营哲学绝不是半生不熟、随便说说的。

也许就是这样以是非观为根基的底层操作系统,才让稻盛先生在拯救日航这一看似不可能的壮举中最终功成身退。

如果你研究过世界企业的管理史,就知道这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三、底层操系统是一种人生格局,更是一种自我审视

一个人的底层操作系统里,藏着一个人的人生格局。

如果像稻盛先生一样,以是非善恶作为判断基准,纳入自己的底层操作系统里,这个人的人生格局毫无疑问会无限放大的,因为他懂得在做一件事情之前自我审视,敢于面对人性的复杂,并做出那个多数人都不会做的正确决定。

在这一点上,稻盛先生有自己的一套自我审视的方法,那就是——在做一件事情之前,他会反复叩问自己“是否动机至善,私心了无?”。

对于这一点,稻盛先生说:(以下为原文)

在开始一项新事业的时候,我认为有一个问题最重要,就是需要自问:“是否动机至善,私心了无?”

换句话说,就是要确认开创这一事业不是岀于利己的动机,出发点必须基于“善”。

日语中“善”这个词的意思是:无论在谁看来,普遍都是好的。

如果只考虑自己的利益和方便,或者只顾自己的面子,只在乎自己在别人眼里的形象,那么,就做不成有价值的事情。

起事的动机,必须自己内心能认可,也必须让别人能接受。

事业一旦开始,我会不断追问自己:事业进行的过程是否也是“善”的?

因为,如果我们采取了不正当的行动,到时一定会为此付出代价。事业进行的过程中,也不可以脱离人间正道。

换言之,有必要问清楚自己是否私心了无。以利己的动机创立的企业,无法获得员工的信赖,员工们不可能为这样的企业拼命奋斗。

只要动机是善的,实行的过程也是善的,就不必担心事情的结果。

1985年,日本电信业进入到了自由竞争的市场化阶段。

此前,从明治时代起,电信业一直属于国家的垄断行业,而在那一年,政府终于允许民营企业进入该领域。

当时日本的通信费用过于高昂,给民众造成了过重的经济负担,我对此义愤填膺。尤其和美国的通信费用相比,当时日本的费用要高出许多。

起初我认为,要想与营业额高达数兆日元的电电公社(如今的NTT公司)相抗衡,只有一个办法——建立以大企业为核心的行业联盟,大家抱作一团,与电电公社这个业内航母展开竞争。

于是,我期待某个大企业能够挺身而出,为降低日本国民的通信费用而振臂一呼,但或许是风险太大的缘故,竟然没有一家企业愿意牵头。面对此情此景,我再也无法袖手旁观,决定自己来做这件事。

我当时请了几位电电公社的干部和电信领域的专家,向他们咨询进军电信业的相关问题,并展开了讨论。当时,我对他们说了这样一番话:从明治时代起,日本的电信业就一直是国营的。

如今,日本已经构建起了先进的电信基础设施。而且,不但电电公社迈入了民营化,国家也开始允许其他企业进入该领域。这可谓是百年一遇的转型时期。我们或许能够成为这场大变革的弄潮儿。

我们有相应的智慧和能力,又正好赶上好时候,能够获得行业准入资格。这一切,实在太幸运了。

人生只有一次,能够碰上这种珍贵的机遇,值得为之赌上性命。这种机会,实在是来之不易的福分。

我们不可错失良机,要参与其中,勇敢面对挑战。这便是我创立第二电电的动机。不过,让我最后真正下定决心的,还有另一个原因。

我在与他们展开讨论的过程中,心中渐渐点燃了希望——“这事儿能成”。但毕竟是规模宏大的事业,因此我需要进一步的自我激励,于是反复思索。

最终在我脑中浮现的便是“动机至善,私心了无”。在那之后的大约6个月里,每天晚上,即便喝了酒,在入睡之前,我也一定会扪心自问:“你想创立第二电电、参与电信业,动机真的纯粹吗?真的没有掺杂私心吗?”我每天坚持对自己进行这种“灵魂的拷问”。

为了鼓足敢于向NTT这样的行业巨头发起挑战的勇气,我需要大义名分的支撑——我是为了日本国民的利益,这是一项伟大的事业。

为了百分百地确定自己“丝毫没有夹杂为名为利的私欲”,我以“动机至善,私心了无”为宗旨,不断自问自答。

“自己确实没有私心,动机良善。”直到毫不动摇地确信这一点时,我才决定参与通信事业。

当时,与另外两家同时举手报名的企业相比,人们认为第二电电处于绝对的不利地位。但事业开始后,第二电电却始终在三家新公司中保持领先。

此后,我们和KDD及IDO实现了大联合,公司名称变更为KDDI。KDDI现在已经成为代表日本的通信企业之一,实现了高速成长。

“动机至善,私心了无”其实也属于人生方程式中的一种“思维方式”。而我的自问自答,也是为了审视自己的动机是否基于像“利己之心”这种错误的思维方式。

“动机至善”中的“善”是指纯粹、美好、正直、助人、温良、体谅的美丽心灵。更进一步来说,就是纯粹无邪的赤子之心。

这种美德和品格的集合体,便可以用“善”这个字来表达。

换言之,我的自问自答,问的其实是“自己的动机是否美好、是否光明、是否助人、是否温良、是否体谅、是否纯粹”。

正是基于这样的自问自答,对自己的动机进行严格的审视,才有了今天依然矗立在世界五百强的KDDI,在这一过程中,稻盛先生反复的自问自答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而这一过程也是稻盛先生以是非善恶为根基的底层操作系统的淋漓尽致的体现。

四、如何构建以是非观为基础的底层操作系统?

说到这里,很多人会问,那么如何构建稻盛先生这样的底层操作系统?

对于这一点,稻盛先生也给出了答案:(以下为原文)

释迦牟尼教导我们,“欲望”“愤怒”“愚痴”这三种本能,是人所有的烦恼中最难驾驭的,称之为“三毒”。

如果对自己的思想放任不管,人心就会被这“三毒”占满。必须做出努力,哪怕在心中根植一点善念、一点善心。

人是“思想”的主人,人格的创造者,自己环境和命运的设计者。在心里种下美丽的花草种子,精心照料,就可以结出丰硕的成果。

反之,如果疏忽了照料,就会招致杂草丛生。因此,一定要把心灵打扫干净,把自己的思想变得纯洁。这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自己的人生和经营。

人既有善良之心也有邪恶之心。

所谓善良之心,就是把自己的事情搁在一旁,而祈愿周围人幸福的、充满着温情的利他之心。

所谓邪恶之心,就是只要自己好就行的利己之心。

所以尽量抑制只要自己好就行的这种利己的想法,而让善良的利他之心更多地占据我们的心灵。

这就是做修行、修养,就是塑造人格。而且,这样做还可以帮助我们对事情作出正确的判断。

企业经营者在日常工作中需要对各种事情作出判断。此时如果放任自己,人就会不以善恶,而以得失来作出判断。

考虑得失,属于本能,就是凭算计损益,自己赚还是不赚,由此作出判断。

不仅如此,还有感情用事,以自己是否受到侮辱来作出判断,或者以无谓的虚荣心来作出判断。

要以一颗善良之心作判断,必须经过严格的训练,否则就很难做到。

我在青年时期,从自我戒勉的角度,经常对干部和部下这么说:

“发生了问题,需要对事情作出判断时,瞬间浮现在脑海中的想法,几乎都出自于本能。因此,不可以用刚刚冒头的想法立即对事情作出判断。‘稍等一下!’先把这个判断暂时搁置,然后运用理性进行思考,或者用善恶来衡量。不是看对自己是否有利,也不从感情出发进行判断,而是动用理性,用善恶去判断。暂且放入一个‘缓冲器’,待考虑好以后再下决断,这一点很重要。”

“除非是真正的圣人君子,一般人做不到凭直觉就马上能用善恶来判断事物。通常,人都会用本能去判断。正因为如此,碰到问题我们不要匆促得出结论,而是把最初浮现的判断搁置一旁,转而去弄明白问题的本质,然后用善恶的尺度去衡量,修正自己最初的想法。这样设置一个缓冲器,应该能够做出准确无误的判断。”

不知有多少次,我意识到最初浮现在脑中的判断是错误的,故而重新思考,从而避免了失败。

五、结语:

由于拜读过很多稻盛先生的事迹,笔者一直在琢磨这个人到底强在哪里?

诚然,他可能受到了时运眷顾;

他的能力也许异常出众;

他的感召力,更能惊天地泣鬼神。

然而,能力也好,表现力也罢,只是表面的现象。

“以是非善恶为判断基准”的哲学才是他人生的底层操作系统。

前者指引方向,后者决定边界。

其实,不仅仅是稻盛先生,对于我们每个人,不都是如此吗?

所以,当你野心澎湃,想干一番大事时,劝你先自我审视一番。

检视一下自己的底层系统:

看看有没有BUG;

再看看版本要不要升级。

关于我们|站点测速|手机版|小黑屋|免责声明|联系我们|Archiver|GRWZ.COM ( 苏ICP备05000159号-8 )

GMT+8, 2022-12-8 14:31 , Processed in 1.02892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